聚信租赁IPO终止审查,持股机构苦守9年无果,审核政策“难破冰”或是主因

类金融企业A股IPO仍然路漫漫。

自2014年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又经2016年再次申请,历经近7年之后,聚信国际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聚信租赁)IPO申请在2021年的秋天宣告结束。

9月24日,中国证监会最新信息显示,聚信租赁的IPO申请在2021年9月17日“终止审查”。

“考虑到国内对融资租赁行业申请上市的审核政策,公司审慎决定撤回本次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的申请。”9月26日,聚信租赁独家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此期间,公司经营行为不存在重大违法违规的情形,亦不存在违反上市法规的情形。

对于是否下一步会去H股上市,聚信租赁表示,未来公司如有进一步安排,以公司正式信息披露为准。

漫漫上市之路

40岁那一年,吴少杰去上海交通大学攻读了EMBA,他的论文题目叫《A国际租赁有限公司风险管理研究》。与此同时,吴少杰的合作伙伴——那个曾经的上海市宝山中心医院医生曹霞也在上海交通大学攻读了EMBA,他的论文题目叫《A国际租赁有限公司营销战略研究》。

就在两年前,一家名叫“聚信国际租赁有限公司”(即聚信租赁的前身)的企业在上海成立。吴少杰与曹霞不仅成为了聚信租赁的董事,还同时分别出任公司总裁与董事长。

资料显示,聚信租赁成立于2009年5月,由上海爱建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聚兴(香港)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聚兴香港)共同出资设立,持股比例分别为75%和25%,这是一家经上海市商务委员会审批通过而设立的中外合资性质的融资租赁公司,主要业务为融资租赁,服务于教育、医疗和公用事业等。

此后,随着几轮增资与股权转让,聚信租赁在2013年8月变更为股份公司,吴少杰通过上海众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众阳投资)和聚兴香港合计持有聚信租赁发行前56.37%的股份,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一个月后,聚信租赁进入上市辅导期,保荐机构是国泰君安(18.230, -0.30, -1.62%)证券,辅导时间“自2013年9月至2014年8月”。

为了保障上市成功,聚信租赁还专门“挖来”了开开实业(6.900, -0.21, -2.95%)(600272.SH)的资深董秘黄伟康。

2014年9月11日,国泰君安证券出具了“关于聚信租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的总结报告”,一个多月后,即10月16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受理了聚信租赁的IPO申报材料,而聚信租赁也走上了长达7年的漫漫上市之路。

按照聚信租赁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拟赴上交所上市,此次上市拟发行新股100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44285.71万股,主承销商为国泰君安证券和中信证券(25.650, -0.39, -1.50%)。

但是,这次IPO申请几乎“悄无声息”,聚信租赁在2016年7月对招股说明书进行了“预披露更新”,但是募集资金没有变化,依旧是拟募资12.50亿元,“将用于充实公司净资产,补充自有资金,以支持未来业务发展。”

自2014年10月16日到2021年9月16日,聚信租赁的审核状态从“预先披露”变更为“预先披露更新”,但是何时上会审核却“遥遥无期”。

直到中国证监会9月24日更新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才注意到,聚信租赁的IPO申请在2021年9月17日变为“终止审查”。

持股机构最多等了9年

究竟是什么让聚信租赁能够坚持近7年的IPO排队,又是什么突然终止了其IPO审查呢?

聚信租赁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3年11月,其共计8名股东,股权结构为众阳投资持股39.44%、新企二期创业投资企业(下称新企二期创投)持股19.08%、聚兴香港持股16.93%、Mazo Investments Limited(下称Mazo)持股7.66%、上海威莱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威莱)持股6.43%、太仓长三角股权投资中心(下称太仓长三角投资)持股4.26%、 青岛金石泓信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青岛金石)持股4.17%、上海佰信伟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佰信伟泰)持股2.03%。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除了吴少杰控制的众阳投资和聚兴香港,曹霞控制的上海威莱,以及聚信租赁监事会主席黄璘等人的员工持股平台——上海佰信伟泰之外,投资聚信租赁最早的机构是Mazo,该机构是2012年7月以500万美元成为聚信租赁的股东;青岛金石进入聚信租赁的时间最晚,其是2013年10月25日以5000万元认购了聚信租赁新增注册资本1428.5714万元。

由此可见,参与投资聚信租赁的机构少则等待近8年,多则已逾9年时间,漫长的等待对于这些PE背后的投资者而言或许是一种无言的“煎熬”。

聚信租赁招股说明书显示,Mazo于2012年4月20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成立,中信证券为Mazo的实际控制人,也是聚信租赁的联席主承销商。

Mazo和青岛金石也是关联方,Mazo与青岛金石受同一实际控制人中信证券的控制。

至于剩余的两家股东,即新企二期创投与太仓长三角投资,似乎也没有看出想要退出的意思。

启信宝数据显示,聚信租赁的股东结构中依旧有新企二期创投与太仓长三角投资,且股权比例没有变化。

新企二期创投成立于2008年9月24日,负责人为余晓阳,其前两大股东分别是China New Enterprise Investment Fund II Feeder Limited和Nordic Invest Co. Limited,持股比例分别为54.6301%和39.0833%。诚志股份(15.680, -1.11, -6.61%)(000990.SZ)通过其全资子公司北京诚志利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持有新企二期创投0.8056%的股权。

太仓长三角投资成立于2011年5月25日,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太仓博纳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钮建国)。启信宝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8月10日,太仓长三角投资“经营异常”,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的”。

如此看来,在聚信租赁的8名股东中,公司高管、员工等人控制了4家,中信证券控制了其中的2家,这或许是聚信租赁IPO排队能够坚持近7年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审核政策“难破冰”或是主因

既然股东都能坚持那么久,聚信租赁缘何要退出IPO审核呢?

9月26日,聚信租赁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时表示,在中国证监会审核期间,“公司持续稳健经营,深耕教育、医疗、公用事业等融资租赁细分市场业务,公司规模和经营业绩均取得长足的进步。”

聚信租赁2016年7月15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44亿元、4.96亿元、6.9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24亿元、1.61亿元、2.00亿元。

iFind数据显示,聚信租赁2016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9.80亿元、12.10亿元、9.89亿元、8.63亿元和8.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39亿元、4.32亿元、2.68亿元、2.40亿元和2.67亿元,业绩在2017年达到一个高峰后迅速回落至2.5亿元左右并长期维持在这个水平上。

但是,聚信租赁自2020年5月以来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开始增多。

启信宝数据显示,从2020年5月19日,聚信租赁起诉“四川秦巴山水旅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 , 四川金宝新鑫实业发展有限公司 , 四川金财金鑫投资有限公司”开始,至2021年11月25日起诉“华坪县人民医院 , 华坪县鑫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 华坪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华坪县城市建设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聚信租赁涉及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近70起。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聚信租赁所涉及的“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大多数都是在“售后回租的融资租赁交易方式”中,承租人未按照约定支付租金,最终导致聚信租赁将承租人告上法庭。

“自2020年以来受到疫情的影响,很多承租人都存在无法支付租金的情况。”某融资租赁公司副总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融资租赁公司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持公司业务发展,“这两年受疫情影响,我们公司的业务开展得也不太好,下游客户违约的确较多。因此,融资租赁公司要想继续发展,就需要融资,但是目前政策又不太支持融资租赁公司去上市。”

9月26日,聚信租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考虑到国内对融资租赁行业申请上市的审核政策,公司审慎决定撤回本次首次公开发行A股并上市的申请。“目前公司经营正常,财务状况良好。”

据零壹租赁智库统计,目前我国上市/挂牌的租赁公司共有26家,其中A股2家,港股18家,新三板6家。

其中,A股市场的两家分别是渤海租赁(2.680, -0.14, -4.96%)(000415.SZ)和江苏租赁(5.460, -0.06, -1.09%)(600901.SH),而且江苏租赁的上市日期是2018年3月1日,这就意味着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A股市场没有再审批一家融资租赁公司上市。

2018年5月14日,商务部发布通知称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的职责划给中国银保监会。这标志着,由商务部和银保监会分别监管内外资融资租赁公司和金融租赁公司的时代已结束,三种类型租赁公司将接受统一监管。

上述某融资租赁公司副总裁坦言,由于监管条件和市场环境等多种原因,A股上市门槛比较高且对于融资租赁公司如何定义的监管尚未明确,“尤其是这种类金融属性,而且‘售后回租’存在明显的融资行为,因此,融资租赁公司很难在A股上市。所以,很多公司去H股上市了。”

2011年3月,远东宏信(03360.HK)在港交所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融资租赁公司。直到2020年1月,中关村(8.070, -0.14, -1.71%)科技租赁(01601.HK)在香港上市后,此后至今再无租赁公司赴港上市。

那么,下一步,聚信租赁会去H股上市吗?9月26日,聚信租赁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公司如有进一步安排,以公司正式信息披露为准。”

在融资难的大背景下,聚信租赁何时能够上市,投资者或许只能拭目以待。


免责申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长江财富网立场。本站对文章其中全部或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版权说明: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您及时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处理,谢谢。


为您推荐